標王 熱搜:
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今日熱點 » 正文

美俄作家經典描述“草原”的句子盤點 草原都一樣側重點卻不一樣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9-07-02 11:39  
 駱賓基《罪證》    原野
    早晨的陽光清明而和煦地照在他們的肩背上,照在村邊的大路上,照在四外的原野里。天上沒有一絲云彩,一片碧藍的天空,連接在西山起伏的峰頂上。遠處雕落了的樹叢,像一團團煙云似的,疏淡地散布在田野上,一切都顯得分外靜謐而安祥。
    慕湘《晉陽秋》美俄作家經典描述“草原”的句子盤點 草原都一樣側重點卻不一樣
    極目望去,牧場是綠的,麥田是綠的,到處是一片滋潤蒼翠的綠色,就像是一張極大極大的綠葉,把整個的土地覆蓋了。四通八達的高速公路像是綠葉上的筋脈,黃色的海灘為綠葉鑲上了一道金邊,這金色的鑲邊又和碧波蕩漾的海水相連。但還是綠,不過一邊是靜的綠,一邊是動的綠。在這里,仿佛是大自然主宰著一切,而綠色則真正成了生命的象征。
    顧炯《田野靜悄悄》
    田垅閃耀著金黃色的光輝;原野上遍地是花朵,原野四周的灌木叢中也有成百成千的花兒盛開著,高聳在灌木后面的森林蔚成一片翠綠,發出颼颼的細語聲,并且被五顏六色的花朵點綴著,從田垅上、草地上、灌木叢中和那充滿森林的花朵里飄出一股芬香,鳥兒在枝頭飛來飛去,枝丫間傳來幾千種聲音,還夾雜著芬香;在田垅、草地、灌木和森林背后,又可以看見同樣閃著金光的田垅,遍地花朵的草原,被百花覆蓋著的灌木叢,一直到被陽光照耀的森林遮蔽著的遠山為止;山頂上處處是淺色的、銀色的、金色的、紫色的和透明的云彩,它們的時濃時淡的顏色微微地襯托出了地平線一帶的明朗的碧空……
    (俄)車爾尼雪夫斯基《怎么辦》    美國的原野
    詩人通常歌頌的是大自然布置的野花和風暴。最使我們神往的,是未經移植和無斧鑿痕的美,山嶺、河流、森林和海濱的美。可是在這個夏天,不論我們到什么地方,乃麗和我也欣賞到戶外的另一種美,開墾了的田地和農作物的美。就是現在,我們闔上眼還是可以想見它們的形狀和顏色來——開著紅花的三葉苜蓿襯著綠葉,上邊點綴著飛舞的蝴蝶;一行一行的馬鈴薯,全部開了花,向前伸展好多英里,穿過了明尼蘇達州北部的黑色壤土;北達科他州的亞麻宛然是一片藍色的海;密西根州山上,葡萄園在坡上坡下排成整齊的平行線;大片的麥田,金黃色的,在風中的麥浪像波濤一樣起伏。可是我們想起這許多景物時,沒一樣像那一行又一行、旗一般的葉子全在風中簌簌飛舞的綠色玉蜀黍的景色,更使我們內心充滿了喜悅的。這種高大的草本植物,玉米或玉蜀黍,有它們自己那種搖曳生姿,莊重而動人的美。
    (美)艾溫·威·蒂爾《夏游記趣》美俄作家經典描述“草原”的句子盤點 草原都一樣側重點卻不一樣
    在我們的腦海中,新英格蘭起伏的秋野,仿若一幅巨大的掛圖,色彩繽紛的山嶺,一英里又一英里的綿延而去,山巔上長列的樹林。鮮明的色彩倒映在安靜的河上,映入麻薩諸塞州和康涅狄克州無數湖泊池塘靜止的水里,鄉村的綠色草地,白色塔尖的教堂,迂回的道路,都籠罩在無可比擬的紅葉秋色里。不久,在修剪得整整齊齊的鄉村草地上,榆樹便會散布金黃的葉子,糖楓就像片片火光,熊熊欲升,圍繞這個地區,美得令人屏息的秋光秋色,也就到了極致了。
    (美)艾溫·威·蒂爾《秋野拾零》
    從瓦基納,向西經過格朗斐爾特再向前到奧克萊,我們走的路和咸河的河流是平行的。這片地方現在差不多像一片水波不興的海一樣平滑。只有粼粼的漣漪,使我們的前進稍稍有點顛簸。田野伸展開像鄉區那么大。每一座農舍,給它的營造物包圍住而又有幾棵樹遮蔭的,在這片平地上像島嶼一般凸出。從遠處看,每一個小村落好像都是許多座摩天大廈組成。這許多構造物便是平原的摩天大廈,高聳的白色谷物倉庫,集合在一起像是什么大黃蜂的許多蜂房的巢。當我們走近奧克萊,這一天旅程的終點時,在下午熱氣造成的變形中,所有遙遠的農舍和倉庫群,似乎離開了地面,升了起來,在一片發光的蜃氣湖面上浮著,像是懸空的島嶼。
    (美)艾溫·威·蒂爾《夏游記趣》
    在我們路上有處地方,一條無名的鄉村道路上,我們在日落時經過一片干草田,干草風干列像是在一片曬干的干草浪濤中的棕色巨浪那么彎開去,每一個巨浪帶上黃褐色、金色和黃綠色色彩。紅翼鶇棲息在這許多干草風干行列浪濤的浪頭上,八哥則在搜索蟋蟀和蚱蜢,在檢查干草里的洞穴。傍晚時分靜止下來的空氣,平靜,帶有初夏暴曬野草的香氣。在我們周圍,野百靈鳥吹哨一般的聲音,食米鳥小鈴一般的聲音,知更鳥和暮雀在白天唱的最后一首歌曲,在靜寂中傳到老遠地方。后來我們又走過這片田野。天空的粉紅色晚霞已經褪淡,黃昏的深紫色沒入夜晚的天鵝絨黑色。鳴禽停歇……白天的美不見了。但夜晚的美替代了它。因為從這頭到那頭,田野里閃耀著一閃一閃的、跳躍的光。它們忽起忽落,它們忽明忽滅。它們亮了又暗了。就在這同一時刻,在我們四周圍的幾百里地上,這種小螢火蟲玲瓏美麗舞蹈的怪異美,是夏夜的一部分。
    (美)艾溫·威·蒂爾《夏游記趣》
    日子一天天過去,萬里晴空,只除了天邊有幾片浮云。金風拂過路旁曠野,掃走了小草,卷起了塵埃。天際有隱隱約約的幾座孤峰,平頂,外層較硬的巖層保護著下面較軟的,易侵蝕的部分。花季已過,我們見到的植物,幾乎都是黃葉枯枝。下午在暖洋洋的秋陽下,不斷地在我們的路上經過,有的往這邊,有的往那邊,沒有一時停下來,就像早期這兒東一些,西一些漂泊的拓荒者。
    (美)艾溫·威·蒂爾《秋野拾零》
 
 
[ 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違規舉報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
 
 
 
福福建快三开奖结果